全靠猜

来猜

Evak视角

我叫Evak,原本没有名字,后来被我的主人——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人起了这个名字。
我觉得这个名字很蠢,比隔壁家成天叼着飞盘跑来跑去的金毛还蠢。
主人叫Even,他的男朋友叫Isak,是一个小天使。
噢,忘了介绍。
我是只猫。
这只是简写,如果要来形容我,那应该是:英俊高贵行踪成谜风流倜傥迷妹成群母猫扑倒公猫臣服葬爱镓族的 尼斯·布兰科·猫公爵。
我有个外号叫猫大爷。
最近在争取做一只积极向上的好猫,要早睡【其实是因为太冷】
就讲三件事吧。
1.
我曾经是个未经世事的小猫团。
在我懵懵懂懂,天真,傻的可爱的时候被Even稀里糊涂抱回了家。
那时候还没有Isak,是他前女友Sonjia。
我对Sonjia谈不上喜欢,可能我看电视看得多,思维定式,认为长发飘飘回眸似水的妹子才是好妹子。
才不是那种妈妈型的呢!
她不喜欢我,她不同意Even养猫,她说会加重他的病情。
Even有狂躁症。
可是我很喜欢他呀。
那天他跪在地上,积水把他裤子浸湿了大片,他小心翼翼把卡在树丛里湿漉漉的我抱出来,拿衣服裹紧我,哈气让我暖和,不嫌我脏,拿衣服擦我身上的泥。
我要跟他一辈子:)我当时很激动。
我是个报恩的猫。
回家的路上他情绪很激动,一直在反反复复唱有点走调的歌。
长居他家,我发现,Even的睡眠时间很短,有的时候我在客厅睡的迷迷糊糊,被他半夜爬起来倒水的脚步声吵醒。
很容易激动,喜欢看高大上谈论生死的电影和书,自吹自擂,喜怒无常,摔东西,吵架......
有一次激烈的争吵后,我蹲在电脑前陪伴Even的妈妈上网。
“请家长理解狂躁症孩子,共同为治疗狂躁症加油助力”
“狂躁症治疗中心,一次起效,保证不再来”
......
我嗷呜一声扑倒Even妈妈的怀里。
她抱紧了我,有热热的东西滴到我的毛上,淌过我的皮肤。
慢慢的,我知道他那天哼的歌。
——————————————
我想要和我同样爱喝香槟的爱人
能在我想不开的时候劝阻我
让我知道如何生活 她生而不催
——————————————
Even在学校干了不好的事,和他的狂躁症有关。
再后来转学了,遇到了Isak。
Even频繁地提起他,每次都带着笑,跟我说,“hey,Evak!我今天又看到小男孩了...”
Evak也是在那段单恋的时光里起的名字。请允许我拒绝:)
后来Even就拖着媳妇er来见我啦ʕ •ᴥ•ʔ
第一次见面我就很喜欢他!
他长得好年轻好可爱,软萌软萌的。
而且他一点都不讨厌我!他喜欢跟我一起玩,一起趴在地上。
Even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很安心。因为我看到他在Even熟睡的时候,闭上眼睛,在Even的额头上虔诚地亲了一口!一点都不嫌弃Even额头上的痘痘!最关键的是他说:“minute by minute”
同性之间是真爱ʕ •ᴥ•ʔ

2.
今天隔壁家蠢金毛生的小蠢金毛来我家玩了。
圆咕隆咚的像个球滚来滚去的。
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顿时热血沸腾,一块把Even的房间搞得乱七八糟。
然后就很忧伤了,站着一块挨训。
我猛然想起我以前偷瞄厨房Even做饭。
Even在做饭,Isak在捣乱。
Even佯怒,打算好好教训小天使。
小天使低下头,嘟起嘴,委委屈屈 乖巧。
Even被打败了,眯着眼睛笑了笑,“你以为这样我就不生气了吗?”捏了Isak屁股一下。
_(´ཀ`」 ∠)_我心里一片污秽,没眼看,自动打码。
--------------------------------
于是我低下头,委屈 乖巧。
小金毛摇着尾巴冲Even傻笑流口水。
—哦 多么鲜明的对比—
其实Even生气还有一个原因。
某些时候 晚上。
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我见怪不怪。
我曾经见过,我那时候还是个单纯的小猫,不是现在开车的老司机。
我见到被子在震,Isak跨在Even身上。
我不懂,但我知道有些辣眼,没胆看下去。
后来我看到社区草地里,房子后面,黑乎乎的小角落,公猫和母猫,在做羞羞的动作。
哦,我懂的,大家都是成年猫,都是成年人。
前几天卧室又传出了一些嘿嘿嘿的声音。
我见怪不怪继续睡觉,而求知欲望强烈的金毛同学,一溜烟脚底抹油的跑到了卧室。
“汪 汪 汪!”
“汪 汪 汪!”
...
然后我听到了巨响,应该是小天使把Even踹到了地上。
小金毛在门口露了个头,对我傻笑。
真是没眼看。

3.
小天使什么都好,而且生物特别好。
前一段时间,他兴致勃勃提出要给我做绝育手术。
我的毛炸起三尺高,努力降低存在感。
临走前我看到了Even的表情,“嗯,你说的对。”宠溺而温柔。
我完了。
这样我跟太/监有什么区别?!为了展现我的雄壮,割了的话我怎么跟整条街上的猫比帅???
这段时间我怂的像孙子。
昨天他俩聊到什么了?好像是要去睡觉之前吧。
“我看到有条新闻,一群公猴强X一只小母鹿,科学家们说这是一种共生现象,就像鳄鱼和一种鸟类,鸟类捕食鳄鱼身上的寄生虫为生,鳄鱼也张大嘴欢迎它们帮助剔牙,互助互利...公猴子们满足自己的欲望,小母鹿也就此获得蛋白质。”
我感到Even莫名梗住。
“你真棒。”许久之后发声。
“这不像是夸奖啊...”Isak迷迷糊糊的嘟囔。
“明天还要上课,早点睡吧。”
“晚安 evi”
“晚安 sweetie”
我抖了抖自己的毛,抖掉了群魔乱舞的鸡皮疙瘩,“晚安猫大爷。”我对自己说。




期末考试完 高产似母猪(●°u°●)​ 」
最近没有梗 有梗立刻更。

评论(13)

热度(69)

  1. 陈-chen全靠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