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一枚文具痴汉2.0:

一个预告

灵川【一笔声律】下周末现货上架,店铺号5470677,本周末大概会开始宣传放出链接,可以留意微博@灵川文创

子不语文创的【且照姑苏】今天预售结束,不过他家店铺邮费没谈好,偏贵一点,不买也没事,我会团一些寄卖在灵川文创,预计9月底到货,请多多支持!

然后灵川那边还有我的硬笔彩墨待出(大概是7月?不是非常确定),有需要的话可以一起买省运费w


感谢大家的陪伴 要和大家说再见啦
不会再更Evak相关啦 这个号会变成生活号
希望大家一切安好
再次感谢大家的陪伴

灵魂捕手

沙雕题目,杀手Even和热衷变魔术的黑/帮小少爷Isak不得不说的狗血爱情故事。

OOC预警。

早就想写了,带感够劲儿。

但我不会写。

 

0.

他凑近他,从他手里抽取出一张红桃A,放在嘴边吻了一下,复又把牌放了回去。

他离开后,Isak怎么也找不到被他吻过的红桃A。

他翻遍牌桌的每个角落,问了所有围观他表演的人们,没有找到。

很久之后的某天,Isak一时兴起把过去的衣服做个清洗。

无意间摸到大衣胸口处的那个口袋时,他愣了愣。

纸张的触感太过清晰,他迅速抽出......

抽出了那张红桃A。

它一直傍近胸口,从未离去。

 

1.

Even接到了新的任务,保护黑/帮大佬的儿子,如果不是奖金足够他买一栋别墅,他是不会接受这种奇怪的任务的。

条款上写得清清楚楚,要默默的保护他,做他的大学好友,做他最亲近的舍友,而且不要告诉Isak他是黑/道大佬的儿子。

条条框框足实让Even这个早已远离学校生活的人发怵了,更让他烦恼的是这个无忧无虑的小少爷虽然学习足够好,长得好看,但没有任何乐趣,不社交,不参加任何社团,唯独喜欢变魔术。

他第一百零一次看到小少爷冷着脸,认真的,旁若无人的变着魔术,认真到根本没有注意到几个女人对他虎视眈眈的眼神。

魔术已过几轮,人也散的差不多,Isak终于抬起头,看到面前坐着一个臭美穿夹克的男人,灯光虽是昏暗不清,但将他白皙的脸上的五官勾勒得一丝不苟。

男人敲了敲桌子,指着保持“奇迹”的扑克牌,“刚刚的那个魔术......能再变一遍吗?”

Isak无法拒绝这张好看的脸。

接下来的发展就有点很奇怪......男人将自己送回了家。

Isak无法拒绝那双带笑的眼睛。

 

2.

Isak在生物课上又遇到了这个男人。

他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就在前几排,Isak看到他时而摆动的头发丝——就在那个晚上,Isak将他的背影看了一遍,一遍不够,又多看了几遍。

前面的男人转过头,抓到Isak的目光,对他微微笑了下,歪了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Isak突然发现他好像对虎牙也是没有抵抗力的,包括那个人细细的笑纹,还是那个人眼角一闪而过转瞬即逝眼中的光芒。

——他对这个人是没有抵抗力的。

下课了,他随着人流走进教学楼,又随着人流涌进宿舍楼。

他一直没有出现的上铺出现了,铺着灰色的床单。

一转身,那个让他没有抵抗力的人抓着一个帆布袋子,站在门口,看着他。

后来Isak无数次诱导男朋友回忆当时的情景,那个老流氓总是会靠在椅背上,把手背在脑后枕着,做出无辜的样子,“我不记得了,”说着露出令自己毫无抵抗力的笑,“你还记得吗?宝宝。”

那个男人一边装着东西,想问着天气一样问着自己的名字。

“我叫Even。”他漫不尽心的往被罩里装着被子,声音散漫。

 

3.

Isak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喜欢Even了。

他查遍了网络,明白了自己这叫一见钟情。大概是Isak常年沉迷于学习,女生的情书,兄弟的看片经验都统统被他扔到了垃圾桶里。

Isak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情场新手小处/男。

他和Even关系越来越好了,他有时半夜会起夜,Even总会在上铺扔下一件衣服,等他回到床上,等他睡熟后在进入梦乡。

某日,Isak约了Even去看侏罗纪世界2。他们是乘坐Isak家的车去的,Isak家里有钱,这个他自己是知道的。

在半路上,Even突然觉得很奇怪,凭着杀手的直觉,他感觉有人在窥视这他们,更准确的是,在窥视着Isak。

车里只有他和Isak两个人,自从Isak知道他会开车以后,便愉快的放了闲杂人等司机师傅一天假。

谁知却来了大麻烦。

Even将车开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我去买两杯果汁,”他顿了下,“要什么味的?草莓?”

“柠檬。”

“草莓吧,”Even笑着打趣,手在Isak脸上扫了一下,“草莓味儿的男孩。”

他看似潇洒的关上车门,偷偷将手上的汗抹在车把手上。

看似云淡风轻,但他的后背已经有点发冷。

Isak在车里等了2个小时,Even还没有回来。

车钥匙被Even拿走了,还给出了很有道理的理由,“小孩子不能开车。”

 “也不能拿着。”

“乖。”

他有的时候真的很不讲理。

Isak对他翻了个白眼。

每个车窗上都开了个小缝,不然Isak肯定憋死了,不然警察也不会把他从车里救出来。

最后Isak还是去看了侏罗纪世界,一个人去的。

电影里有个场景让所有人沉默,岛上的火山将要爆炸,营救人员将一只只恐龙运到船上,但是有一只腕龙没有被接走,船已经开了几十米,腕龙站在海滩上嘶鸣着,在火山爆发的烟雾中看着船的远去。

一片沉默,身边的女生在抽泣着。

那只腕龙没有发生匪夷所思的奇迹,它没有逃出来。

生活中总是会有些遗憾,有些事情就算你尽了全力,也会得到一个失落的结局。

而自己和Even的故事就是生活中的遗憾吧,Isak暗暗的想,自己就是那只腕龙,嘶鸣着,挣扎着,Even是船上的每一个人,他露出惊慌难受的表情,亦或是看着挣扎的自己流出眼泪。

Isak并不觉得难过,他只是有些遗憾,以后不能在深夜里神经兮兮的,悄悄的勾住Even的小拇指了啊。

 

4.

Even打算毁约。

默默的保护Isak,他可以做到,做他最亲近的舍友,他可以做到,不告诉Isak他是黑/道大佬的儿子,他更可以做到,但是只是做Isak的大学好友,Even扪心自问了很久,他做不到。

Even手臂擦伤,腿部中弹,浑身上下无一不再疼痛,他看着手机闪了又灭,灭了又闪。看着警察敲了车窗,把Isak解救出来。

经过两个小时的思考,让他的别墅化成灰,但他可以得到自己心爱的男孩。

他依稀记得一个魔术,非常幼稚的撩汉方法。

把扑克牌变成玫瑰花。

他期待着少年的反应。

 

5.

再一次见到Isak是一个月之后了。

在Even十级滤镜的加工下,Isak拔高了不少,褪去了些许少年气,五官更可爱了些。

大概是听说了Even手骨折的消息,Isak对Even“原谅”了不少。

当Even神秘兮兮的跟他说要给他变个魔术,他虽然想将眼前微笑的男人狂揍一顿,但Isak依然绅士的没有拒绝Even。

Even胸有成竹,他甚至往玫瑰花上喷了点水,让它看起来更水润。

......

但是魔术失败了。

Isak绅士的没有做出任何评价。

Even随意的将玫瑰花一丢,和Isak大眼瞪小眼。

“Isak Valtersen先生,”Even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你不仅捕获了我的玫瑰花。”

他像个青涩的小伙子,拥有优秀的口才的他在心爱的男孩面前显得笨拙极了。瞬时间,他福至心灵,“你还捕获了我的灵魂。”

Isak慢慢的笑了起来,勾住对方的小指,“那我真是个优秀的捕手呢,Even BechNæsheim先生。”

 

6.

Even郑重的吻了吻那张红桃A,临走时将它放入Isak风衣的口袋。

他预计到,这张带有他的吻的红桃A,会一直贴近Isak的胸口,很久才会离开。

他会接替这张红桃A,存留在Isak身体中最温暖的地方。


7.

Isak觉得恋人嘛,总需要给对方留一些空间的。

譬如说他早就知道自己是黑老大的儿子,也清楚Even是个杀手。


8.

Even还有一个秘密。

每次Isak偷偷的勾他小指,他都知道。

FG


0
这是个有点诡异的故事,不怎么甜,真的。

1
Isak在小区里走着,碰到了个奇怪的团体。
为首的男孩白白净净,高高瘦瘦,长手长腿的走着,后面几个人也是吊儿郎当的拿着衣服,慢慢悠悠的在后面拖拉着。
Isak皱了皱眉,他被妈妈逼着来外婆家,他不想在这里惹是生非。
他加快了步伐,想快步从他们身边避开。
但是其中有个男孩拉住了他。
“Hey,你想不想知道你外婆每天晚上都会去哪里?”
Isak皱了皱眉。
“我们观察你好几天了。”
Isak不会相信这种幼稚的玩笑,他想挣开。
男孩把一串号码塞进他手里。
“这是老大的Ins账号。”他指了指为首的男孩。
为首的男孩听到了谈话,对Isak扬了扬下巴。
只是一群无聊的人而已。
Isak抓紧时间进了家门。
“叮~”
Ins的新关注:Even。
同意。
虽然不知道Even是谁,但是他还是同意了申请。
没过多久,Ins又是“叮~”了一声。
“你想不想知道你外婆每夜都去哪?”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加我,所以我来加你了。”

又是那个团体。
Isak揉了揉眼睛,仔细回想了起来。
那个团体中叼着烟,拎着啤酒,纹着身,几乎所有人都扎了耳洞。
这种团体,怎么可能会和外婆有交集?
“我外婆怎么了?”
那边迟迟不肯响应。

Isak的外婆已经很老了,年过八旬,因为无法行动,每日需要护工推着轮椅。
她住在这栋房子的第一层,Isak住在二层,外婆对Isak很是关照,当然了,长辈都对小辈关照的很。
这样的外婆,怎么可能和那些人扯上关系。
过了半晌,那个Even也没有回他消息。

2
Isak在这里闲不住,报了一个夏令营。夏令营在离社区几公里。
不远不近,开个车一会就到了。
夏令营结束的时候,那天下着大雨。
Isak犯了愁,他早上没有开车过来,妈妈又不会开车。
他淌水出了校门,却看到了等在空地的外婆。
外婆坐在轮椅上,旁边站着Even。
他们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湿。
外婆苍白的脸浮上笑意,把一双鞋袜递给Isak。
Even一直在看着他们
奇怪,这双鞋,这双袜子,他留在自己家里,没有带过来。
他家在奥斯陆,外婆家在美国。
奇怪。

3
Isak半夜醒了,迷迷糊糊的抹了把脸,还是无法清醒。
但是他又睡不着了。
他强撑着自己在被窝里闭上眼睛。
他看了眼时间,夜里12点半。
当他继续倒下的时候,听到一楼有奇奇怪怪的动静,他妈妈应该还在隔壁熟睡。
这么晚了,外婆去哪?
他突然想起那个少年,Even。
他在雨天里分别时和自己离得很近,他的气息洒在自己的脸上,他勾起唇角,再次问出,“你想知道你外婆每夜都去哪吗?”
当Isak意识到了的时候,他已经奇怪的转了个圈,走在外婆的后面。
外婆坐着轮椅,却身轻如燕的驾驶着,没有一丝一毫的艰难。
他跟着外婆走着,走着,走着。
门口有一列列车,也不算是列车,就像是古代的采矿车,一个接着一个座位的。
外婆舍弃了轮椅,爬了上去,在自己的位置上,稳当坐好。
外婆的脸色愈发的苍白了。
Isak站在列车后面,看着一个个上车的人,他们有的是老人,有的是中年人,有的是年轻人,有的是孩子。
他看到了Pastu,是前几天去世的老人,Marinee,前几天被车撞上到医院却身亡的孩子。
Isak迅速跑到外婆的车间。
“外婆!外婆!”他喊着,外婆却像定格了一样。目视前方,脸色惨白。
上车的人越来越多,列车快要启动了。
Isak死死抓着列车的门,而列车的车轮已经开始转动,起航。
Isak只是站在列车旁边,他无力地看着外婆在不断的前进,前进,前进。
一个个认识不认识的人在前进。
他看到了Even。
坐在列车最后,他的脸色也只是稍微苍白一点而已。
他也一动不动,跟着列车走了。
那些人谈着一个目的地。
Forest Graves
森林墓地。

4
Isak再次醒来,在自家房子里,太阳已经把床单照的滚烫。
他飞快的拿出手机,点开Ins,搜索Even。
没有结果。
怎么可能?
他在些关注人里寻找着Even。
“Life is good”是Even的头像。
他点开聊天界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盯着空气中流动的尘埃发呆,那些两闪闪的尘埃。

5
Isak在自家床上醒过来了。
他隐约听到开锁的声音,父亲应该回来了。
他走到父母的卧室,空无一人。客厅的灯在他睡觉前是关着的,现在还是关着的。
没有人回家。
那做梦间隙听到的门响是什么呢?
Isak觉得自己最近可能太神经质了,他插上耳机,播放起歌。
“I'm tryin' to feed my soul with thought,
我试图用思考来壮大我的灵魂
Gonna sleep off the rest of the day
并把剩下的时间用来入睡”
Bob Dylan的Workingman’s blues。

6
暑假结束了。
Isak在学校抱抱团遇到了一个转校生,高他一个年级。
也叫Even,也是高高瘦瘦,白白净净,长手长腿。
和Isak说话的时候,他会稍微弯一点腰,吐出的气息喷洒在Isak脸上。

7

我jio得我需要解释一下。因为我的脑子可能被考试吃光了,写的我自己都看不懂。

1.这是个梦。梦里Isak的外婆在他去美国的之前已经领盒饭了,Even在给他发Ins不久之后也领盒饭了。梦里的Isak对Even...大概是产生好感了吧?

梦外面Isak在新学期看到了转校生Even,梦里梦外一个人。

2.这是来源我的一个梦,刚做的,码了半天忘了大半,很多细节记不清了,干货就差不多这些。

可以包/养吗

可以包/养吗
Jonas再一次问Isak,“你想用什么包/养他?”
Isak想了半晌,真诚的注视着Jonas困惑的双眼,“用颜。”

1.他真的真的很好看

就在上个月,Isak发现了“人间宝藏”,一个好评很多的做饭up主,肚子隔着屏幕都会叫的那种。Up主有一个很可爱的名字叫:Captain Even。Up主的手,可以舔一万遍。在他烙些小饼干,或者是做蜜桃派,弹幕里各种颜色、各种字体都在刷:“舔手舔手!”“看起来很好吃!”等评论。有时Even也会点开弹幕,看着弹幕,他有时会轻笑一声,那笑声进入了Isak的胸膛,心脏跳的无法自拔,血液迅速冲上了脸。
直播结束后,Isak红着脸又尝试着做了一遍。
没有Captain做的好吃。

2.我想包/养
Captain Even下一次的直播已经与这次隔了两周。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累,弹幕霎时
刷出来了关系他的话语,一条一条的。
Even家里有朋友,听出来他们不断的在骚扰他。
Even抗议了两句,后来也没说什么。
“是不是打工太累了?“一个关切的男声插了进来,“是不是咖啡厅很忙?”
Even把草莓插到蛋糕上才回答了问题,“咖啡店的豆蔻饼需要我去做。”他又抱怨了几句豆蔻饼难做难吃。
“不过最近老有个男孩来买,开起来味道还不错的。”
他的朋友们瞬间起哄了起来,“你需要一个SUGAR DADDY!”
有一个朋友冲着摄像头喊,“有没有人要包/养Even?”
弹幕瞬间刷了起来,不停的问Even坐标。
“奥斯陆。”他答。
Isak的心跳动的更响亮些,他红着脸调低了声音,他已经控制不住要去偶遇Even了。
等着蛋糕出炉,他的朋友一抢而光后,Even对着屏幕道,“我明年要参加高考,现在很忙,做饭的事情......麻烦大家等我高考后。”他耸了耸肩,很无奈动作。
“那我从评论里抽一个人跟我的现实facebook互关吧。”他笑着说。
大家纷纷刷起了弹幕,Even寻找着昵称“想要包养Even的豆蔻”。刷的太多了,人墙密密麻麻,Even打算自己念出名字“Even的小豆蔻,你在吗?”,刚要打字的Isak愣了愣神,确定他说的是自己,Isak顺顺利利的和Even互关了。
后来他知道Even就是在学校咖啡店工作的转校生。每次他去买豆蔻包时,他总是对自己迷人一笑,把最大的那块豆蔻包放到他的手上,揩一下油,再拍一拍。

3.扛不住对你的喜欢

Even笑着对他说,“宝贝我愿意做你的SUGAR DADDY。”
Even又很认真的说,“我愿意包/养我的小豆蔻。”

啊 吭吭唧唧的想说一些事情但是又担心负面情绪太深影响到你们
谢谢还有人看我的文吧😂闭关那么久写那么少还有人看真的万分感谢😳
以后这个号就会更evak和evak相关的啦 因为更别的cp你们也不感兴趣也会觉得烦
谢谢大家啦 我以后会写更多的小甜饼的w

男朋友变成机器人了怎么办quq

Even皱着眉,手不由自主的环肩,再一次围着Isak转了一圈。
Isak还是好好的样子,依然是他的小甜饼。
哦不,他的眼睛好像更深邃了一点,撩起他的头发,后脑勺处有个按钮。
按下按钮Isak就会像睡着了一样,软绵绵的倒在Even怀里。
怪事发生在几个月之前,Even一如既往的从他熟睡的男友身上分离开时,Isak突然转了个身,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嘴里一直重复着“我的布丁呢?”
Even以为他贪吃的小男友饿了,揉了揉Isak的头道,“昨天不是说好了吃梅子饼的吗?”
Isak不理他,他双眼失神,一遍遍的重复着“我的布丁呢?”。
Even觉得有点奇怪,他捋了捋小男友的头发,在摸索小男友的后脑勺时,他触碰到了一个突起,他下意识的按了下去——Isak软绵绵的倒在了床上。
Even慌乱了起来,Isak像个宝宝一样,安详的睡在他身边,连呼吸都没有了。
急中生智,他抬手按了Isak后脑勺的按钮。
Isak醒了过来,看着Even,重复“我的布丁呢?”,他快哭出来了。
大概每天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Even后来查阅了资料,明白了Isak大概是得了一种“变机器人”的怪病,
世界上绝无仅有,单单一两个案例。
Even无法,他只得陪在Isak身边,日复一日,像Isak曾经照顾他一样。
Even曾经有心理上的疾病,在Isak的陪伴下好的七七八八。
Even像Isak照顾他一样,握着Isak的手,重复道,“我是你的男友Even。”
回应他的,只是一句清晰的嘟囔,“我的布丁呢?”
Even有点泄气,但他又不停的打起精神,时复一时,日复一日的重复,“Isak,我是你男友Even。”
直到有一天,Isak的父母找上了Even,告诉他有一个医生对Isak的病很感兴趣,希望治疗这种“机器人”病。
Isak随着家人去看病了,Even住在他们共同的房子里,上课,放学,盼着Isak回家。
在他等的快疯掉时,Isak的父亲发来消息,说Isak的病好的七七八八了。
Even兴奋的一整晚都没有睡着,
又过了很久很久。
Even也不再那么期待着门铃响,冲进来他的小甜饼了。
Even正在做布丁,为了今晚在他家的聚会。
聚会和布丁。
聚会和布丁?不太搭。
他听见门铃响了,急促的,不停的响着。
他一遍翻着消息一遍走向门口。
拉开门的时候,Even愣住了。
他的小男友背着阳光,脸蛋白皙如初,眉目间深深的眷恋。
他看到Even有些愣神,伸出手臂环住了Even的脖子,他的气息浅浅的喷在了愣神的Even脸上,他忍不住亲了一口男友的鼻尖,笑着蹭蹭他,“我的布丁。”
Even突然想到,过去Isak叫了很多次自己的“别称”,在他们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在他们做题的时候,甚至他克制的进入Isak的时候,他的小男友都会环住他,清清嗓子叫他“布丁”。
Even低笑,嘴唇蹭着Isak的额头,鼻尖,直到他翘起的唇尖,他咬着Isak唇上的软/肉,迷糊的说,“你的布丁来了。”
🍮

emmm 最近不怎么敢听the good side
刚刚鼓起勇气听了一遍,听到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翻译也翻译的相当到位。
“你教会我成长的秘诀,教会我爱的秘诀。”
con教会了tro成长的秘诀,点醒了他爱人的能力。
tro给予了con勇气,让他在全世界面前come out
我尚未到觉悟恋爱的年纪,却大概是理解到了冰山一角。
可能爱是相互给予的。
“虽然我教给你的东西,教给你的秘诀都作用在了你现男友身上,但我还是很感谢之前的那段日子。”
这是我最后用tronnor这个tag了,之前在这个tag里面发了很多东西,大多是伤春悲秋。
我依然会想起在冬天温暖的被窝里一遍遍刷tronnor视频,夏天看mv时候的大哭。
前几天和同桌争论“爱情都一定是要有好结局的” 爱情不需要有好结局,但有相互陪伴的日子就好。
都move on吧 troye sivan和connor franta

很久之前一个大大说的话
深有感受
我的偶像 我的儿子 我的小肥
我希望他在我手里撒野奔跑 我希望我可以把他护在心尖一辈子 就是在心脏最顶端 永远波涛翻滚着暖流的地方
护他成人 护他长大

已经很晚了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