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高绿 Dimly

起名废 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标题,dimly 朦胧的 模糊的。 

新人,萌了高绿很久,现在有了写文的冲动w

一块小甜饼,时间线青黄战后,高绿 暗恋,部分青黄。

 

“啊啊啊小真我晚了quq,”高尾被教练留下教授技巧,晚了一些,等他风风火火赶到校门口停放的板车前,绿间已经站在板车前等他了,少年挺拔的身影在地上留下暗影,高尾咽了咽口水,今天的小真…格外诱人。

“高尾,”少年依然低着头,看不清神态,“你迟到了,板车你来蹬。”

“今天没有猜拳啊小真!”高尾嘴上抱怨着,身体却很诚实,任劳任怨地上了板车。

“哼。”绿间坐在了后座上,身长腿,理所当然的模样。

“开车喽小真!”板车动了起来。

尽管高尾在努力向前蹬,但是板车还是被其他车辆甩在后面。刚刚驶过的公交车上贴着黄濑凉太代言运动饮料的大头贴。

“哼。”绿间转过头,却忍不住用余光瞟一脸灿烂的黄濑,嘴角也勾起来。

“啊 小真!”高尾回过头,扬起的嘴角边还隐隐有口水印,狭长的眼睛晶亮,“小真!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绿间不答,哼了哼,看向旁边驶过的树,笑了。

高尾全当绿间傲娇,他可记得第一次遇见的场景。

帝光球队,帝王的红发,如泰山压倒之势的紫发,速度球技的强者黑皮,模仿小子的黄发,还有不起眼小子的浅蓝色头发。

高尾和成觉得,最好看的,还是坐在板车上翠绿色的头发。绿发少年投出的一个又一个三分,进球后嘴角扯起的微笑,无一不让高尾和成羡慕,钦佩。

那场比赛,高尾第一次直接体验到了帝光的强大。他的眼睛,自然追逐着绿色少年的身影。

我真想和他…再打一次篮球啊,我真想和…绿间真太郎再打一次篮球啊。

在高中的篮球部名单上看到了真太郎三个字,高尾一时梗塞,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敌人变成了队友,秀德的新王牌。

第一次训练看到一米开外修长的绿发少年,高尾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

“小真!!!!!!”

“你是谁?”绿间推了眼镜,因为别人粗鲁的顶撞而感到气愤。

这是绿间对高尾说的第一句话,除了两队互相吼叫的“请多多指教!”和“多谢指教!”

“嘛…小真 真是冷淡呢。”高尾从回忆杀中退了出来,转头对绿间笑笑。

“哼。”绿间的脸在灯光下忽明忽暗,配上手上那只乖巧可爱的青蛙,分明是一个呱呱太郎。

呱呱太郎下了板车,把自己当日的幸运物塞给高尾。

“我是看明天 天蝎座运势最差才给你的。”绿间看着房子,语气平淡。

“谢谢你啦!小真!”高尾拍了拍绿间的肩膀,由于身高问题,他没有摸到自己心仪已久的绿色软发。

“哼。”绿间推推眼镜,转身走了。

高尾看着绿间走进家,开了房间的灯。

“再见啦w小真!”高尾对着房间挥挥手。

“晚安啦w小真!”

——-

当绿间和高尾走出WC的比赛场地的时候。

绿间看到身旁巷子里站着一个黄头发的人,拉拉扯扯着什么。

在定睛一看,黄濑和青峰。

绿间听到自己眼镜片碎裂的声音。

“高尾,停下。”

“小…小青峰!”黄濑艰难发声。

“你昨天那句‘我不再憧憬你了是什么意思’?”青峰恶狠狠地问。

“我追不上小青峰的…我是永远追不上小青峰的,不论我多么努力,都是追不上你的…”黄濑哽咽。

青峰束手无策,“别哭了,”他拿手抹着黄濑的脸,“我说了别哭了。”

“嘤嘤嘤,”黄濑哭的更凶了,“这是小青峰第一次对我这么温柔,还凶我。”

“啊啊,不哭了,蠢黄。”青峰无奈地抹着黄濑的脸,“不哭了。”

“哟,青峰,黄濑,你们在啊!”高尾吊儿郎当的声音从绿间身后传来。

黄濑一惊,猛地推开青峰,青峰皱起眉头,直直地盯着黄濑。

绿间趁着混乱中,猛地向后推开一步,由于重心不稳,险些向后摔去。

一双手抱着了他的腰,把他扶稳。“注意点啊w小真quq。”

“小绿间!”黄濑求助,“小绿间救我!诶诶诶,小绿间的怎么那么红??”

这个没长眼又不省心的!

“哼。”绿间抬腿坐上板车。

“啊啊啊啊小绿间我也要上去啊quq。”黄濑喊。

青峰一发力,把黄濑抵在墙上,“为什么觉得你永远追不上我?”

诶诶诶?今天小青峰格外的聪明,格外帅气耶(///▽///)

“快说!”青峰的耐心消耗完毕,又忍不住发火。

黄濑泪水又涌入眼睛里去了。

顾及到黄濑的腿,青峰背起黄濑。

车水马龙间,黄濑呢喃,“因为小青峰很厉害,我最喜欢小青峰了。”

青峰面露微笑,把稍微滑下去的黄濑往上提了提。

真好啊,黄濑。

——-

这是一场奇迹的聚会。

奇迹的世代。

一年过去了,紫原依然是吃着零食,却念念不忘着小室仔。青峰黄濑也依然是打打闹闹,青峰的眼里多了一分温柔。黑子还是那么透明,和赤司下着象棋,原因是绿间真太郎拒绝下棋。

“喂,室仔——”紫原依然不停止咀嚼。

“啊啊啊小青峰好过分!!!”黄濑喊。
“哲也,你又输了。” 赤司微笑。

“不好意思赤司君,我不会下棋。”黑子面无表情。

绿间真太郎在看短信,高尾和成发给他的。

笑话,今日新闻,高尾会毫不犹豫地发给他。

——-

几天前的几句无意的话。

“绿间君!其实高尾君猜拳很棒的噢!”

“是啊是啊,我们三局两胜,他三局都胜了!”

“嘛,小真,我又输了。”

“哼,我尽了人事

——-

奇迹出门的时候,青峰和黄濑打打闹闹,绿间手一挥,手机掉到几米开外。

…高尾和成的板车停在那里。

绿间眼睁睁地看着他拿起手机,自认而然看到了小真偷拍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曲起腿,坐着标准的投篮姿势,背部线条明显有力。

高尾从不知道自己这么帅。

“小真!”高尾对他挥手。

绿间一言不发上了板车,脸埋在大片大片的阴影里。

“小真,我真的很开心。”高尾骑着板车,回过头,对绿间笑。

“哼。”绿间不置可否,也露出了微笑。

“小真呐,西风知我意,吹梦到南洲。”

“错了,高尾。”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

番外1 绿间真太郎

自从青峰打开篮球之门,紫原不服从管教赤司抬头,眸色已变,黑子上交退部申请,奇迹分散。

其中最正常的是绿间和黄濑。

黄濑抱怨,“啊啊…没有团队合作,每个人杀气腾腾的。”

绿间在上学的路上,看到小巨人紫原。

“啊…”小巨人含糊不清地说,“啊啊…好想念小黑仔啊…还有那个时候的大家。”

绿间不否认,虽然巨蟹座和水瓶座的关系最不友好。

当两人到达篮球场,黄濑已经在练习了。

黄濑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一定是很难过的。

篮球馆里,一个全场投篮,一个练上篮,还有一个不停地嚼着美味棒。

选择高中时,绿间在秀德后面打上勾。

秀德高校,古老严格的高校。

绿间知道自己是秀德的王牌,球队奉行脚踏实地,不屈不挠的运动风格。却不知道一个名叫高尾和成的少年。

少年坐在他后面,同样也是球队的控球后卫。

更更不知道少年曾经和奇迹的时代打过比赛。

高尾把身子往后倾了倾,绿间正在午睡,高尾的后背贴近绿间的头发。

“高尾!离我远一点。”

什么时候喜欢上高尾的呢?绿间也不知道,他是个尽人事听天命的人,意料不到生活中中的惊喜。

大概是前座的少年回头跟他说话的时候罢,或是一遍遍喊“小真”传球的时候,或者是“小真,抱歉,我不能安慰你了的时候。”

绿间很肯定,他喜欢那个吊儿郎当有时认真可爱的男生。

高尾…喜不喜欢他呢?

聚会后,他的手机掉到高尾面前,页面正好是他偷拍的高尾投篮。

高尾和成抬起头,手机光映在他脸上,眼镜一闪一闪,亮亮的。

或是高尾的眼神太过专注,绿间有一瞬间不自在。

他往后退了一步。

“真好啊,小真。” 他听到那个人说。  

问:和哥和呱呱太郎在一起后,有哪些改变呢?

啊…小真看我好像温柔很多了=w=,他要我仔仔细细地猜拳!
问:之后谁蹬板车呢?

啊…还是我,总不能让秀德的王牌载我吧=w= 我是故意输给小真的噢w (笑)

问: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

啊…想和小真打篮球 想和小真长长久久www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