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性转梗(二)

Evak性转梗(二)

前几天看到了关于他爷的采访,他爷181,此篇身高也改成181.

Isak第二天就见到抱猫的男孩。

到了高中,女生对身高也没那么敏感了,女生的平均身高也不矮,班里甚至有些女生的个子超过了Isak,Isak在高中凭着漂亮的脸很受欢迎,但是小时候的经历让她‘糙’得无法跟女孩子说话。

女孩子一般都是擅长语言的,往往生物那些理科科目不太好。而Isak恰恰相反,小学英语作文写过跳蚤市场卖跳蚤,中学语言课老师追着给她批作文。

同时,经常和男性交流的Isak糙得像汉子,虽然女生觉得Isak超级帅超级帅,但是Isak很少和她们交流,他们所提及的演艺圈明星Isak认识不了几个,学校里哪个学生长得帅,谁俩在一起了,谁俩嘿嘿嘿了,Isak更不知情。

女生想把Isak拉到自己的讨论小组,Isak又怕自己没有共同语言两人很尴尬。久而久之,Isak就‘高冷’了起来。

体育课变成了自由活动,Isak和另一个比较熟的女生压马路。

女生和Isak一样,不知道明星,不知道八卦,只喜欢足球,同样有点‘汉子’。

天气很冷,树木光秃秃的,连叶子都掉下来了,天是灰色的,太阳未免太暗淡了,连射出来的阳光都是盗版的。

挪威的冬天确实冷。Isak往羽绒服里缩了缩。

有两个高个子的男生从远处跑来,一个侧着头跟另一个在说笑,好似说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眼睛眯成了月牙儿。

他戴着围巾,嘴中吐出的雾气也一团一团的,白色的,转瞬消散。

直到跑过了Isak身边。

他扫过Isak,眼中的笑意不减。

是他!

Isak心思突然雀跃了起来。

Isak继续向前走,步调轻快了起来,冰冷的冬日也不似那般寒冷了。

“嘿!你知道刚刚跑过来的那个男生吗?”身边的女生第一次和Isak谈及到男生。

“那个戴围巾的,挺高的那个。”

…抱猫男孩。

Isak看了看旁边的女生,不知怎么的,她的脸上,隐隐地红,一定是天太冷了,冻的。Isak心想。

“那个转校生…”她说,“Even挺帅的。”

这一定是Isak最惊悚的时刻,一个胖胖的,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在看到喜欢的男生的时候红了脸,是有多么一颗温暖的心。

“暗恋?”Isak虽然不懂,但是按照Jonas调侃男生约啪一样调侃。

“不…不是!”身边的女生挥了挥手,连声否认,“我…我是有喜欢的人的。”她害羞的低下头,慢慢讲述起来。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学的时候这个男生帮她回击那些说她胖的人,或许在这个时候,暗恋的种子就埋下了。

“喜欢他啊,就像…”她展开手指,对着太阳,“就像每天早上我把手对准太阳,阳光从指缝里流出来,红红的,暖人的,令我欣喜的,这就是他带给我的感受。”

Isak学着她一样伸出手,对着阳光,暗淡的阳光从指缝见漏下,温度很低,手伸出一会儿就被冻的通红,而两个女生一直伸着手,感受心底烫人的温度。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啊!”Isak心想,她体会到了喜欢一个人的感受。

烫人的,心底沸腾的感觉。

直到下课铃响了,她们才从这‘烫人’的感觉中醒过来。

————————————-

放学后,公交车上,Isak又看到了‘抱猫男孩’。

“嘿!”他跟她打招呼。

Isak皱了皱眉,不知道怎么回复他。

“你的猫...它叫什么名字?”他靠近Isak,握在同一个柱子上。

“Joe。”陌生男人突然靠近,Isak有点不适应。

“好名字。”他对着Isak笑了笑,“再会,Isak。”他摆摆手下了车。

Isak对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伸出手,对着惨淡的,快要落山的夕阳。

今天的阳光…红红的呢。

——————————

过了几周,Isak在抱抱团看到了Even。

她收到了聊天的女生的邀请,她们现在关系很好。

女生说会带自己喜欢的男生过来,想借着抱抱团的名义让Isak看一看。

Isak看到跟女孩子笑着聊天的男生。

…还有他们身后的Even。

Even对她笑了笑,穿过人群,走过来。

他笑着侧身走过疯狂跳舞的女生,走过亲的难舍难分的情侣,笔直地向她走来,向她走来。

一切的觥筹交错,载歌载舞成为他的背景。

Isak脑中突然响起前几天楼下老太太听的歌。

“我们走的声音响起了旋律,我们没有钱 但我们拥有所有一切”

“嘿,”他走到她跟前,“Isak”,名字最后的音节突然被拉长,听起来像撒娇。

“在想什么?”

“5 Fine Frøkner”

“噢,”他挑挑眉毛,“那是我最喜欢的歌!”

他哼出旋律,在后面的背景音乐中,突兀却融为一体。

他笑着看着他,Isak从他背影后看到夕阳的一角。

她伸出手,遮住夕阳,阳光透过指缝,把她的整只手染成红色。

暖暖的?暖暖的。

——————————

春天马上到了,篮球要经过测试,Isak打篮球烂爆了,急需补习。

她联系了Even,在她认识的人里,Even的篮球算是打得好的。

很多人都在投篮,大多数是男生,Isak一转身,淹没在人群里。

Even呢?她看不见人。

急忙抓住身边的一个男生,“你看到一个…金头发的,今天穿着黑色长袖的男生了吗?”

摇头。

她问了好几个人。

“在你后面。”最后一个人说。

她一转身,看到Even抱着篮球,喘着气,走过来。

他一定是听到了刚刚的问话…一脸调侃。

“一定是因为你太矮了。”他笑着。

Isak甩下球去追他,追着追着…两只手就抓在一起了。

Even用一只手包住Isak的双手,“你太矮了,”他敲敲Isak的脑袋,“连我都看不见了。”

Isak眯起眼睛看夕阳,装作没听到他的话。

Even伸出手对着逐渐落下去的红,“我看到你经常这么做,”他顿了顿,“为什么?”
Isak也伸出手,和Even一样对着夕阳,“如果你看到阳光从指缝里穿过,你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字,和夕阳一样的使你温暖,那就说明你爱上他了。”

Even反复的反转手心,“是你呢。”他语气平淡,转过头,笑着说。

Isak突然哽住了,心底沸腾的感觉更加明显,沸腾出的气体包裹住她的心脏,使整个人进入一个温暖的气泡,气泡包裹着她,上上下下飞来飞去。

她也不由得伸出手,对准阳光,指缝中流出的红光让她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我想的是你,Even。”她红了脸。

“我们真是…想法相同呢。”

 

——————————

Joe又一次看到了抱她的男孩。

“她又长大了,看起来真聪明。”男孩一下下顺着毛,温柔的掌心温度,她不由得反复在他的手心中蹭了蹭。

“昨天还掉到马桶里,自己自觉的把盖还盖上了。”主人很不屑。

喵!你能不能不说这件事??

Joe赌气的趴在男孩的手心里不出来,bad girl!谁让你说的!

“她像你一样可爱。”男孩亲了亲bad girl。

Bad girl脸红了,抱过Joe转身跑了。

晚上,Joe偷偷地跑到枕头边,做贼似的亲了亲Isak。

哼!虽然很生气,但是也是要讨好一下的w

————————

假期的Evak文到现在就结束了。

谢谢陪伴(鞠躬)

谢谢喜欢(抱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我一写“抱猫男孩”我就想到“狂野男孩”,前几天EC的剪辑,狂野男孩,微博上有,lmao😂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