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Evak 性转梗(一)

性转梗

Isak变成女生辣,Even就不要性转了qwq,一米九的妹子,有点可怕。

 

Isak讨厌自己的身高,上一米八的姑娘,太可怕了。虽说挪威平均身高在180以上,但是女性身高一般在175左右。

高中达到184的Isak,从小就鹤立妹群。

Isak上小学时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量身高。再讨厌不过的数学测在量身高面前,都是浮云。

每次量身高时,她都希望自己矮一点,也希望女生们能长的快一点,不要一直都是6,7厘米的身高差。正是因为身高差,她排队要排在全班的最后,队伍中的女孩子三三两两叽叽喳喳地说话,只有她一个人孤立地站着,仰头看着天上飞来飞去的小鸟。

从小拥有大长腿,虽然长发披肩但散发着浓浓的少年朝气的Isak,经常被男孩子从身后一把搂住,友善地问她要不要去踢足球,打篮球。

女性朋友尚少,和男生经常混在一起的Isak自然不知道‘love’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虽说从书里多多少少见过这个神奇的单词,但她从未触摸过真切的爱,在有时病情缓和的母亲和父亲之间,母亲不再喋喋不休,眼神涣散。父亲些许缓了一口气。或许二人对视中,也会有微弱的,易熄灭的电流流过。

到了高中,她有了一个要好的男性朋友,Jonas。

Jonas是个很帅气的人,他很细心,总是在关键时刻拉Isak一把,给她很温暖的感觉。Jonas简直是她的理想型。

直到她看到了Even。

新学期之前,Isak买了只猫。

刚生出来的小猫,眼睛都睁不开,蜷缩成一团躺在她的掌心里。过了几周长大了一些,眼睛也睁开了,是蓝色的。原来哆哆嗦嗦的小猫咪变成了走路不稳霸占地盘的猫主子。

小鸭子出生会印随学习,简而言之出生了的雏鸟会跟着第一个大的动物身后。

猫咪是哺乳动物,出生没有多久就被送人的猫咪也想亲近自己的主人。

Isak晚上抱着睡,做一个任劳任怨的铲屎官。在一个餐桌上吃饭——这个做法被Esakid抱怨多次,都被一人一猫无视了。

Esakid是Isak的室友,第一次看到Isak的背影时,以为她是个 可爱的男孩子。

Isak把长发剪掉了,Esakid 看到Isak的背影,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男孩子好可爱我要和他搞基。

Isak一回头,看到身后一脸痴汉笑,神似Olaf的男生,皱了皱眉。Olaf吃了一惊,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低下头。

Isak: ???

后来和Olaf变成闺蜜后,Isak才知道Esakid是想泡‘他’。

“你遇到过喜欢的人吗?”Esakid是个八婆。

Isak想都没想,“没有。”

Esakid凭借自己的身高优势,拍了拍Isak乱乱的短发,复又揉了揉,“你会遇到的。”Esakid认真地说。

Isak当做笑话一样,哈哈一笑。

Joe(猫)除了粘人之外,爱玩的心思也逐渐显露出来,她抛弃旧爱逗猫棒,爱上了花园中的树丛。

Isak无法,每天放学后到灌木丛里叫她,再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出来。

今天有点不同。

一个男生,蹲在树丛旁边,手伸进缝隙中,引Joe出来。

男生很高,蹲在地上有些费劲,他换了姿势干脆跪在地上,伸出双手把Joe引出来。

别扭的姿势让Isak看清了男生的侧脸,他眼神专注,嘴唇抿着,小心翼翼地模样。

Isak觉得他长的很好看。这是最高级的形容词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Joe抱出来,看到了身后的Isak。

“你的猫?”他站起身。

Isak点头。

他举起猫,Joe正好抬头看Isak,他们的眼睛如出一辙。

蓝色的,深邃又透澈。

眼前的男生,像只猫。

“她卡住了,自己出不来。”他笑了笑,把猫放到Isak半举着的手里。

他很高,至少190。Isak需要仰视,才能看清他的脸。

挪威男生平均颜值很高。Isak觉得眼前的男孩子比任何男生都要好看。

她接过了Joe,Joe四肢乱扑腾,张牙舞爪的从Even手里出来。恋恋不舍地叫了一声。

男生轻轻一笑,“bye,Isak。”

Isak看着他的身影逐渐变成了一个隐隐约约的小黑点。今天的晚霞美,落日很美,天空也很美。

Joe在她怀里挣扎了一下,她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

等等…那个男生,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晚霞,粉粉的,很好看。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