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Isak从未想到过Even会对他产生好感。
——————————————
当他们俩一块向后仰去,倒在温暖的床上时,Isak也是这么想的。
Isak用脸抵着Even的肩膀,柔软的布料让他多了些安慰。
“Babe?”Even有些时候很敏感,虽然猜不透Isak的心思,但是他能感觉出嘴硬的恋人情绪低落。
他侧了侧身,一只手揽过Isak的肩,另一只手抬起Isak的下巴,大眼瞪大眼。
“怎么了?”
“没什么。”Isak挣脱开他的手,又低下头去。
Even没有追问,只是抱了抱他,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Isak中午看到Even和别的女生说话。
说说笑笑。
那个女生他见到很多次了,很喜欢缠着Even问问题。
Isak心里敲响了警钟,Even之前可是直的,而且曾经有稳定交往的女朋友。
Even洗完澡,拿起男友的化学书看,Even一直希望自己在感情中能做Isak的引路人。
他希望做一只贝壳,Isak就是沙粒,用自己的蚌肉,温柔的包裹Isak,风吹雨打,日日夜夜,沙粒变成珍珠,闪烁着明媚的光泽。
实际上,一直都是Isak在照顾他,不管是起居生活,还是他的病,Isak独挑大梁,分分秒秒的陪伴,更像是蚌肉对待沙粒,外面风吹雨打,而沙粒一直处在温暖的蚌肉中,安然无恙。
浴室门开了,Isak只穿了短裤,腹肌裸露在空气中,因为冷,搜收缩,又有些颤抖。
Even露出无奈的笑,歪着头看着他,“又不擦头发。”
Isak扑倒在了床上,依然撅着嘴,小小的弧度,不让人厌烦,反而感到可爱。
Even一边擦头发,一边偷看Isak。
突然,有一股力量把猝不及防的他压倒在了床上。
Isak骑/在他身上,头发还乱哄哄的,面无表情地看着Even,只是嘴有点撅。
Even艰难发声,“Babe?”
“Do you want me?”说完话,Isak脸立刻红了,但是他脸上的表情是高贵冷艳的。
他稍微往再下一坐。正好坐到了某个部位上,还轻轻动了动。
“不是说好周末吗,要不然第二天没有体力上学了。”Even 被撩疯了。
Isak很是坚持。
和谐和谐和谐后。
Isak脸埋在Even怀里,平稳的呼吸,他快要进入梦乡。
Even轻拍着他。
“我今天看到你和一个女生说话。”Isak突然发声。
“嗯?”Even依然拍着Isak的后背。
“你不喜欢男生我知道的,你有前女友,你是喜欢女生的。”
“Hey,Babe,我想我们应该谈谈了。”Even停止轻拍,反而用双手环住Isak的肩膀。
“你对于我,是不一样的。我和Sonjia在一起,从来就没有那种感觉。”
“那种,天啊,我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我时时刻刻想着他,我看到光的时候会想到他的微笑,黑暗时独自一人会把他睡过的枕头抱在怀里,当他跟我在一起,我想告诉全世界我们已经属于彼此。当他跟我做亲密的事,我鸟/硬如铁。我想跟我的家人谈论他,我爱他,时时刻刻。我想把自己变成蚌肉,把他这粒沙粒包裹在其中,永远保护...”他顿住了。
因为Isak隔着衣服咬了他的胸口。
然后他像只小狐狸一样对他狡猾的笑了笑,吻了吻Even的唇。
鸟/硬如铁。
情到浓时,Isak突然被翻到身下,紧贴床单。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和...那个女生说话,笑的...那么开心.”他喘息。
“因为...她告诉我,她喜欢我们,而且...背/入/式适合未成年嘴硬又可爱的babe。”Even压低声音,亲吻Isak的后背。
Isak迷迷糊糊,突然想到自己以前读的小说,永远读不懂的《小王子》。
狐狸说:“对我而言,你只不过是个小男骇,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只不过是只狐狸,就跟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然而,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将会彼此需要,对我而言,你将是宇宙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自己和Even,就是彼此需要啊。
他一边卷缩起自己的脚趾,一边在Even的攻势下发出迷迷糊糊的小迷音。

评论(4)

热度(64)

  1. 全靠猜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