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设定梗:Even拉小提琴 Isak听他的演出
——————————————
Isak做了一个梦。
和青少年做的颜色梦不同,是一种纯真的、让人沉迷的梦。
Isak 5岁。
在别家小孩玩泥巴掏鸟窝玩过家家的下午,Isak听了场演唱会。
小提琴,独奏。
演奏前,Isak发挥自己最大的想象力,想象自己和Emily结婚。虽然只是过家家,Emily可是全街长得最好看的女孩子,跟她“结婚”可是件值得炫耀的事。
灯熄灭了,他看到一个跟他年龄不上下的男生,穿着小西装,打领带,脚踏小皮鞋,头发光溜溜的,应该是打了发胶,像哈利波特里的马尔福。
他应该是有...香草的味道,看起来很好闻。
Isak低头闻了闻自己,噢。丝丝汗臭。“那是男人的味道!”他很是愉悦。
“马尔福”鞠躬,灯光照在他头上闪闪发光,有些辣眼。他拿起小提琴,把它架在肩膀上,开始演奏。
“噢!巴赫的《小步舞曲》!”身后的人很是卖弄。
“那孩子真是很厉害呐!这么小可以上台演出了!”身后的家长顿了顿,开启“隔壁家的孩子”的说教模式。
Isak在看似祥和其实插刀的讨论声中...睡着了。
这并不怪他,他没有一对发现音乐美的耳朵。
快要结束的时候,Isak终于醒了。
他看着乐曲在“马尔福”手里逐渐进入高潮,然后“当”的一声,达到顶峰。
“马尔福”闭着眼睛,面容陶醉,被灯光打的十分好看。Isak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后来他才知道,这叫“高/潮/脸”。
Isak被推到前面去送花,没办法,谁叫他坐在第一个。
他歪歪扭扭扭扭捏捏的上去了,一脸迷茫,嘴角流着未干的口水。
他把花递给“马尔福”。
“马尔福”抱了抱他,在掌声中,在他脸上偷了个香。
Isak也不知道如何回应,也在“马尔福”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
他正在换牙,门牙。亲了“马尔福”一脸口水。
在台上的合影是Isak最想销毁的照片:他留着长发,站在头发锃亮的“马尔福”旁边,没有两颗门牙的嘴咧着,笑得一脸灿烂。
——————————————
梦结束了,今天是大学第一天。
大学生活算是一种突破。
更多的情侣,更多的基。
又一次看到“马尔福”是在新年演出上。
新年演出,很盛大,很激情。
气氛被小提琴独奏推到顶峰。
“噢!Even!”女生叽叽喳喳。
Isak躲过了女生扫来扫去的长发,下意识皱了皱眉。
他抬头看向舞台。
长大了的“马尔福”???
他长高了好多。
因为时间太久了,“马尔福”在他印象里仅有模糊的影子。
“马尔福”拿起小提琴,架在脖子上,闭上眼睛开始演奏。悠扬的乐声传来,灯光格外温柔。
是舒伯特的《小夜曲》。
一曲奏完,有一个女生被推搡上台。
她的脸红红的,手中的花在颤抖。
“马尔福”笑了,眼睛眯成了月牙,弯弯的。他接过了女生手中的花,握了握她的手。
绅士有礼。
“噢 他真是个王子”,Isak心想。
Isak选修了音乐,尽管他没有音乐细胞。
第一节课,Isak低头看手机,有双长腿停留在他面前。
Isak抬头,噢,大“马尔福”,他往里挪了挪。
“hey,Even”
“Isak”
过去的几次课都是这样。
Even拿着笔记本,或者电脑,或者什么都不带,做到Isak身边。
上课也不算认真,时不时挑衅、调笑一下Isak。
只要Isak装出气鼓鼓的样子,Even会一秒怂,一秒认输,下一秒道歉。
期末考试马上就到。
Isak没有音乐细胞,更没有音乐基础,再不对听音乐课。屁都不会,很怂。
_(´ཀ`」 ∠)_
Even决定给他补习。
他们听了一首又一首演奏,Even给他讲一首又一首歌背后的故事。
“你知道《G大调夜曲》吗?”Even偏了偏头,看Isak一头雾水,“肖邦。”他给出更多的信息。
Isak诚实地摇了摇头。
“这是肖邦与乔治.桑的故事...”

Even的低音炮和咖啡厅里播放的Lost In Blue巧妙结合。
这段不被大众看好的爱情被Even讲述的尤为动人,Isak几乎要流泪。
“所以啊...我们要好好经营我们之间的感情。”Even笑着总结。
Isak有些愣。
“你喜欢我吗?”Even挑眉。
一种和演出不同的帅气。
Isak有些愣。
...喜欢吗?
“不喜欢?”Even依然在笑,只是眼睛里淡淡的失落。
...不喜欢吗?
肯定是喜欢的,不然为什么每次在他接近自己的时候会很开心?为什么会做“马尔福”的梦?
Isak摇了摇头,凑过身,在Even额头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这次没有口水印。
在他抽身离开之际,Even抱住了他。
Even听到了Isak的心跳。
“和自己的一样快呢!”他愉悦地想。

——————————————
大学毕业了好几年。
Even上台指挥一场音乐会。
Isak坐在了池座,最佳观看位置。
形容Even的表演,用“激情”二字最好不过。
胸有成竹,指挥棒在他手中飞舞,动作流畅优美。
Isak想起小“马尔福”,和现在的Even一样,在台上闪闪发光。
演奏结束,调皮可爱的小姑娘蹦蹦跳跳来献花。
Even把花分给小提琴手,大提琴手...他的手下。
Isak推开了更衣室门,Even正在解领带,漂亮的一个结被他弄成死结,皱成一团。
Isak认命地拉住他的手臂,站在他身前,解领带。
Even一直在看着他,很是玩味。
他佯怒,装作生气的样子,瞟了他一眼。
Even哈哈大笑起来,抱住Isak。
抽出花束中最后两朵花,“For Mrs.Næsheim”他拿低音撩Isak,恶意的把脸贴到爱人的脖子上,使劲蹭了蹭。
Isak拿了一朵,另一朵叼在嘴上,“For Mr.Næsheim”他含糊地说。
“Thank you”Even挑眉,从他嘴中拿出了花。
“会撩了啊。”他拍了拍Isak的屁/股。
“老师教的好。”Isak也不甘示弱,学着他的样子挑挑眉。
“为师很骄傲。”Even的笑蔓延到眼角,露出浅浅的鱼尾纹。


满是温柔。


对音乐不怎么了解 有错轻拍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