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FG


0
这是个有点诡异的故事,不怎么甜,真的。

1
Isak在小区里走着,碰到了个奇怪的团体。
为首的男孩白白净净,高高瘦瘦,长手长腿的走着,后面几个人也是吊儿郎当的拿着衣服,慢慢悠悠的在后面拖拉着。
Isak皱了皱眉,他被妈妈逼着来外婆家,他不想在这里惹是生非。
他加快了步伐,想快步从他们身边避开。
但是其中有个男孩拉住了他。
“Hey,你想不想知道你外婆每天晚上都会去哪里?”
Isak皱了皱眉。
“我们观察你好几天了。”
Isak不会相信这种幼稚的玩笑,他想挣开。
男孩把一串号码塞进他手里。
“这是老大的Ins账号。”他指了指为首的男孩。
为首的男孩听到了谈话,对Isak扬了扬下巴。
只是一群无聊的人而已。
Isak抓紧时间进了家门。
“叮~”
Ins的新关注:Even。
同意。
虽然不知道Even是谁,但是他还是同意了申请。
没过多久,Ins又是“叮~”了一声。
“你想不想知道你外婆每夜都去哪?”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加我,所以我来加你了。”

又是那个团体。
Isak揉了揉眼睛,仔细回想了起来。
那个团体中叼着烟,拎着啤酒,纹着身,几乎所有人都扎了耳洞。
这种团体,怎么可能会和外婆有交集?
“我外婆怎么了?”
那边迟迟不肯响应。

Isak的外婆已经很老了,年过八旬,因为无法行动,每日需要护工推着轮椅。
她住在这栋房子的第一层,Isak住在二层,外婆对Isak很是关照,当然了,长辈都对小辈关照的很。
这样的外婆,怎么可能和那些人扯上关系。
过了半晌,那个Even也没有回他消息。

2
Isak在这里闲不住,报了一个夏令营。夏令营在离社区几公里。
不远不近,开个车一会就到了。
夏令营结束的时候,那天下着大雨。
Isak犯了愁,他早上没有开车过来,妈妈又不会开车。
他淌水出了校门,却看到了等在空地的外婆。
外婆坐在轮椅上,旁边站着Even。
他们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湿。
外婆苍白的脸浮上笑意,把一双鞋袜递给Isak。
Even一直在看着他们
奇怪,这双鞋,这双袜子,他留在自己家里,没有带过来。
他家在奥斯陆,外婆家在美国。
奇怪。

3
Isak半夜醒了,迷迷糊糊的抹了把脸,还是无法清醒。
但是他又睡不着了。
他强撑着自己在被窝里闭上眼睛。
他看了眼时间,夜里12点半。
当他继续倒下的时候,听到一楼有奇奇怪怪的动静,他妈妈应该还在隔壁熟睡。
这么晚了,外婆去哪?
他突然想起那个少年,Even。
他在雨天里分别时和自己离得很近,他的气息洒在自己的脸上,他勾起唇角,再次问出,“你想知道你外婆每夜都去哪吗?”
当Isak意识到了的时候,他已经奇怪的转了个圈,走在外婆的后面。
外婆坐着轮椅,却身轻如燕的驾驶着,没有一丝一毫的艰难。
他跟着外婆走着,走着,走着。
门口有一列列车,也不算是列车,就像是古代的采矿车,一个接着一个座位的。
外婆舍弃了轮椅,爬了上去,在自己的位置上,稳当坐好。
外婆的脸色愈发的苍白了。
Isak站在列车后面,看着一个个上车的人,他们有的是老人,有的是中年人,有的是年轻人,有的是孩子。
他看到了Pastu,是前几天去世的老人,Marinee,前几天被车撞上到医院却身亡的孩子。
Isak迅速跑到外婆的车间。
“外婆!外婆!”他喊着,外婆却像定格了一样。目视前方,脸色惨白。
上车的人越来越多,列车快要启动了。
Isak死死抓着列车的门,而列车的车轮已经开始转动,起航。
Isak只是站在列车旁边,他无力地看着外婆在不断的前进,前进,前进。
一个个认识不认识的人在前进。
他看到了Even。
坐在列车最后,他的脸色也只是稍微苍白一点而已。
他也一动不动,跟着列车走了。
那些人谈着一个目的地。
Forest Graves
森林墓地。

4
Isak再次醒来,在自家房子里,太阳已经把床单照的滚烫。
他飞快的拿出手机,点开Ins,搜索Even。
没有结果。
怎么可能?
他在些关注人里寻找着Even。
“Life is good”是Even的头像。
他点开聊天界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盯着空气中流动的尘埃发呆,那些两闪闪的尘埃。

5
Isak在自家床上醒过来了。
他隐约听到开锁的声音,父亲应该回来了。
他走到父母的卧室,空无一人。客厅的灯在他睡觉前是关着的,现在还是关着的。
没有人回家。
那做梦间隙听到的门响是什么呢?
Isak觉得自己最近可能太神经质了,他插上耳机,播放起歌。
“I'm tryin' to feed my soul with thought,
我试图用思考来壮大我的灵魂
Gonna sleep off the rest of the day
并把剩下的时间用来入睡”
Bob Dylan的Workingman’s blues。

6
暑假结束了。
Isak在学校抱抱团遇到了一个转校生,高他一个年级。
也叫Even,也是高高瘦瘦,白白净净,长手长腿。
和Isak说话的时候,他会稍微弯一点腰,吐出的气息喷洒在Isak脸上。

7

我jio得我需要解释一下。因为我的脑子可能被考试吃光了,写的我自己都看不懂。

1.这是个梦。梦里Isak的外婆在他去美国的之前已经领盒饭了,Even在给他发Ins不久之后也领盒饭了。梦里的Isak对Even...大概是产生好感了吧?

梦外面Isak在新学期看到了转校生Even,梦里梦外一个人。

2.这是来源我的一个梦,刚做的,码了半天忘了大半,很多细节记不清了,干货就差不多这些。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