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猜

来猜

男朋友变成机器人了怎么办quq

Even皱着眉,手不由自主的环肩,再一次围着Isak转了一圈。
Isak还是好好的样子,依然是他的小甜饼。
哦不,他的眼睛好像更深邃了一点,撩起他的头发,后脑勺处有个按钮。
按下按钮Isak就会像睡着了一样,软绵绵的倒在Even怀里。
怪事发生在几个月之前,Even一如既往的从他熟睡的男友身上分离开时,Isak突然转了个身,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嘴里一直重复着“我的布丁呢?”
Even以为他贪吃的小男友饿了,揉了揉Isak的头道,“昨天不是说好了吃梅子饼的吗?”
Isak不理他,他双眼失神,一遍遍的重复着“我的布丁呢?”。
Even觉得有点奇怪,他捋了捋小男友的头发,在摸索小男友的后脑勺时,他触碰到了一个突起,他下意识的按了下去——Isak软绵绵的倒在了床上。
Even慌乱了起来,Isak像个宝宝一样,安详的睡在他身边,连呼吸都没有了。
急中生智,他抬手按了Isak后脑勺的按钮。
Isak醒了过来,看着Even,重复“我的布丁呢?”,他快哭出来了。
大概每天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Even后来查阅了资料,明白了Isak大概是得了一种“变机器人”的怪病,
世界上绝无仅有,单单一两个案例。
Even无法,他只得陪在Isak身边,日复一日,像Isak曾经照顾他一样。
Even曾经有心理上的疾病,在Isak的陪伴下好的七七八八。
Even像Isak照顾他一样,握着Isak的手,重复道,“我是你的男友Even。”
回应他的,只是一句清晰的嘟囔,“我的布丁呢?”
Even有点泄气,但他又不停的打起精神,时复一时,日复一日的重复,“Isak,我是你男友Even。”
直到有一天,Isak的父母找上了Even,告诉他有一个医生对Isak的病很感兴趣,希望治疗这种“机器人”病。
Isak随着家人去看病了,Even住在他们共同的房子里,上课,放学,盼着Isak回家。
在他等的快疯掉时,Isak的父亲发来消息,说Isak的病好的七七八八了。
Even兴奋的一整晚都没有睡着,
又过了很久很久。
Even也不再那么期待着门铃响,冲进来他的小甜饼了。
Even正在做布丁,为了今晚在他家的聚会。
聚会和布丁。
聚会和布丁?不太搭。
他听见门铃响了,急促的,不停的响着。
他一遍翻着消息一遍走向门口。
拉开门的时候,Even愣住了。
他的小男友背着阳光,脸蛋白皙如初,眉目间深深的眷恋。
他看到Even有些愣神,伸出手臂环住了Even的脖子,他的气息浅浅的喷在了愣神的Even脸上,他忍不住亲了一口男友的鼻尖,笑着蹭蹭他,“我的布丁。”
Even突然想到,过去Isak叫了很多次自己的“别称”,在他们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在他们做题的时候,甚至他克制的进入Isak的时候,他的小男友都会环住他,清清嗓子叫他“布丁”。
Even低笑,嘴唇蹭着Isak的额头,鼻尖,直到他翘起的唇尖,他咬着Isak唇上的软/肉,迷糊的说,“你的布丁来了。”
🍮

评论(9)

热度(49)